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超凡修仙_ 第一百五十四章 怒火爆发

时间:2021-06-10 15:4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月西楼小说超凡修仙 第一百五十四章 怒火爆发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从叶玄从厂房里走出来,到南疆巫蛊的人全部被放倒,这中间所耗费的时间,一共也不到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南疆巫蛊的人倒霉,要是这些人在一开始就全力以赴对付叶玄的话,说不定还真能给叶玄造成点麻烦,但是这些人一个个的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,哪里把叶玄放到眼里过。

    甚至于叶玄在亮出北疆巫门掌门人的令牌后,南疆巫蛊的那些人都没有将他重视起来,既然这样,那结果就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儿童就是儿童,纵然是他的手中握着一把上了膛的手枪,但也不能成为他蔑视成年人的理由。

    至于说南疆巫蛊的人后来取出来的那种符咒,叶玄也捡了几张,以叶玄对符咒的理解,这种符咒他一眼就看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这种符咒也不是什么高级符咒,单个符咒的攻击力是非常低的,对于叶玄来说,就这种符咒的攻击程度而言,恐怕连他的汗毛都伤不到。

    但是低级归低级,这种符咒也是挺逆天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攻击类的符咒可是跟辅助性的符咒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辅助性的符咒,只要不是特别特殊的那种,一般而言都是可以叠加在一起的,就像叶玄布下的幻阵一样,那些幻阵,都是叶玄提前刻画好的阵符。单个的迷幻符阵影响不到顾天洪,但是数十个幻阵叠加起来,却能让顾天洪迷的连北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就是因为这迷幻符阵的特性。幻之一字,讲究的是对人精神上的影响,虽然一个迷幻阵符的影响力很微小,但是数十个符阵叠加起来的话,那种程度就会很可怕了。

    而攻击符咒呢,则是偏向于单体!就拿火符来说,对于怕火的人来说,一张火符就能让他哭天喊地;可对于不怕火的人来,一百张火符,对他也没有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现在南疆巫蛊的人手中竟然掌握着可以叠加的攻击符咒,倒是让叶玄小小的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这样一种逆天的符咒,叶玄却是看都没有多看,直接就毁掉了。

    “唉,看来还真是便宜你们了!”

    看着躺在地上哀嚎不止的南疆巫蛊等人,叶玄冷哼一声,脸上的神色愈发冷厉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只知道你们作恶多端,却不知道你们能如此的作恶多端。”

    叶玄轻轻一跳,直接跃上了旁边的一颗大树,随手折断一根成人手臂粗的树枝,放在手里掂量了下,然后阴沉着脸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见到叶玄的表情,几名受伤较轻的人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。

    只有挨过打的人才会怕,南疆巫蛊的这些人,大概已经猜出叶玄要干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原来你们也会怕吗?”

    叶玄握紧了手中的棍子,慢慢的朝着南疆巫蛊的人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老实说,顾天洪这次带来的人可真是不在少数,少说也得有一百五六十人,足可见顾天洪心中对空谷上人的恨意之深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看来,这一百五六十人的状况可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火符虽然不是什么十分高级的符咒,但是用来对付南疆巫蛊这些修为低下的小喽啰却是恰到好处,只见半小时前还耀武扬威的一群人,此时却全都躺在了地上,伤势最低的也是重度烧伤。

    叶玄手中拎着棍子,慢悠悠的走进了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南疆巫蛊的人心中也清楚,知道他们应该是少不了一顿毒打了,于是所有人全都努力的往一旁挪着,想要离叶玄远一点儿。

    叶玄咧嘴一笑:“都躲着我干嘛,我又不会吃人!”

    叶玄的笑容很灿烂,牙齿也够白,但是看在南疆巫蛊的人眼中,却莫名的感觉到有一股阴风吹过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种符咒,是怎么炼成的?”叶玄俯下身子,盯着脚旁的一个长头发青年,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长发青年早就被叶玄给吓破了胆,此时哪里还有什么思考能力,见叶玄问自己,下意识的摇头说道:“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“哦,不知道啊!嗯,不知道好,不知道好!”叶玄笑了笑,慢慢站直身子,似乎完全就是随口一问的样子。

    长发青年仰着脑袋,怔怔的看着叶玄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好啊!”叶玄忽然大吼一身,然后猛然举起手中的棍子,用力击打在了长发青年的腿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长发青年惨叫一声,这突如其来的一棍,差点把他疼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叶玄重新俯下身子,仍旧笑眯眯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长发青年没有回答,腿上传来的剧痛,将他全身的神经都给调动了起来,别说是说话了,长发青年甚至都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回答,那就是不疼了!”

    叶玄眼神一冷,猝不及防的又是一棍子,狠狠的敲打在了长发青年的另一条腿上。

    “哼!”长发青年闷哼一声,抱着弓着身子歪到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非是他不想叫,而是双腿上的剧痛实在是太过猛烈。

    只见长发青年轻微颤抖着歪在地上,满脸通红,脸上,脖子上,全是暴起以后又绷直的青筋。

    修道者最懂人体经脉,叶玄当然知道怎么样才能让疼痛达到最大化。

    此刻长发青年两条腿的膝盖骨已经全部被叶玄敲碎,不过叶玄却并没有停手的打算,停都没停,叶玄手中的棍子就已经敲在长发青年的胳膊上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想不明白了,你说大家同是人,为什么差别会这么大呢!”

    叶玄一边冷漠的自言自语着,一边一棍一棍的敲击在长发青年全身的骨骼上,仿佛就像是在做着一件跟他没有一点关系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都是父母生的,父母给你们双手双脚,不说什么报效祖国造福社会,但你们吃点苦,努点力,养活自己总还是足够的吧!”

    叶玄转过身,面向另一个人,又是一棍子狠狠的敲下。

    这次被叶玄打的人是一个看起来非常老的老头,胡子头发花白,少说也有六七十岁了,但是叶玄手下的力道却丝毫不减,依旧是每一棍子都使足了力气。

    “可你们自己说说,你们都用这双手双脚干了什么?”

    老头很快就被打晕了过去,叶玄停下手中的动作,站直身体看向其余的人,问道:“你们都用这双手双脚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静,非常的静!这个废弃厂房非常所处的地带非常的便宜,因此四周有很多的小鸟和虫子,但是此刻的鸟叫虫鸣,却更加的突出了此刻的安静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颤抖着的看向叶玄,没有一个人说话,全都紧闭着嘴,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发出什么声音,触怒了眼前这个浑身是血的可怕少年,然后为自己带来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叶玄轻声重复道:“说啊!都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仍旧没有人说话!

    “说啊,你们他妈的都做了什么!”叶玄大吼一声,将手中的棍子一把摔在了已经昏死过去的老头背上,力道之大,直接将棍子都给摔断了。

    “父母给了你们双手双脚,你们他妈的却用这双手双脚去害人!”

    “去害同样是父母所生的别人!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良心呢?你们的父母忘了给你们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答我!”

    “回答我啊!”

    叶玄好像突然发疯了一样,不停的大吼着。

    “我,我没害过人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叶玄身旁不远处,一个中年男子颤抖着举起右手,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
    叶玄扭头看去,见是一个满脸刀疤的肥胖中年。

    “你没害过人?”叶玄大踏步的走到刀疤脸中年男子的身边,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我,我...”叶玄的两只眼睛实在是太过深邃和明亮,这一瞬间,刀疤脸甚至都有一种错觉,仿佛对方已经看透了自己所有的一切,一时之间竟然不敢接再话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

    叶玄轻笑一声,然后慢慢的抬起腿,在刀疤脸惊惧的目光中,朝着后者的两条腿狠狠的踩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们也都知道怕,也都知道疼,也都能感受到别人所能感受到的一切感受!”

    刀疤脸惨叫的声音特别大,可是叶玄丝毫不为所动,仍然是一脚一脚的往下踩去:“想必那些被你们残害过的人,也曾像你们今天这样疼过怕过祈求过吧?”

    “对于那些人的绝望,你们以前肯定是很好奇的吧?”

    “那么现在,你们体会到了吗?”

    叶玄收回脚,然后转身走向下一个人。

    至于刀疤脸,已经近乎变成了一团稀泥一般的血肉混合物。

    不过即使是这样,刀疤脸却仍然活着,因为叶玄不想让他死!

    叶玄要他活着,要他也好好的品尝一下被人欺凌、虐待、残害的美妙滋味。

    这一整天,叶玄都表现的很平静,南疆巫蛊的所有人,他都给予了同等对待。

    所有人,全部打断四肢!挖去双眼!割掉耳朵和舌头!

    残忍吗?

    叶玄不觉得!

    南疆巫蛊的人身上携带着的那上百张可以叠加攻击的符咒,是由成年男性心脏之中最新鲜的血液所描画而成的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血液最新鲜?自然是活人的血液!

    一颗心,只能画一张符!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