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麒麟阁之宿命_ 第六十章:劲敌

时间:2021-06-10 15:4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朝流暮坠小说麒麟阁之宿命 第六十章:劲敌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李寒看着毕方几个人走远,不经意的耸了下眉毛。

    刑渊看到了,问道:“二哥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寒看着他,笑道:“刚才那几个家伙好像会遇到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还是不要趟这浑水了。”刑渊闷闷道,“现在虽然形势微妙,但还没有彻底撕破脸呢。你别做出格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分寸。”李寒微微垂头,“倒是你,先回去吧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好像是有凤来仪的人呢。既然这样,我们就不能坐视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李寒抬头拍了拍刑渊的肩膀,咧嘴笑了一下:“现在,我这个当哥的还没办法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刑渊笑了:“我可以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和尚小声嘀咕了几句。

    李寒冲刑渊挥挥手,对龙观说道:“咱俩先过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竟然真的不问和尚就率先走了,龙观一样一言不发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刑渊好奇的看着和尚,问道:“他们两个好像把你丢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架那么粗鲁的事情我才懒得参与。”和尚一副懒洋洋的样子,偏着头眼睛里冒出精光,“更何况,我要在这儿看着你,免得你做什么不该做的事!”

    刑渊皱着眉毛看着他,和尚一下子笑了出来,说道:“当然是开玩笑的。”

    毕方扶着螭吻,鬼车和白泽两个人互相搀扶着。四个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,螭吻胳膊耷拉着,每走一步都会牵扯到伤口痛的他冷汗直淌。

    “那个和尚好准的刀法!”螭吻咬着牙,“避开所有要害还能让我失去反抗能力!啧!”

    “他的身法很诡异。”毕方叹气,“我在远处观察的时候看出来,很像是七步大人的风格但细微之处又全然不同!而且七步大人长于身法…兵刃反倒稍显劣势…”

    “稍显劣势也不是你我可以抵抗的…”白泽苦笑,“毕方的意思是说和尚的刀法应该另有师承吧。毕方你见识广,能认出和尚的流派吗?”

    “泱泱华夏五千年!奇人异士不知凡几,我肉眼凡胎怎么可能全都认识!”毕方没好气。

    四个人边走边感叹,已经进入闹市区,在过两个街区,就有麒麟阁的据点了。

    “这次真是…唉,怎么向月大人交差才好。”

    毕方一脸忧愁。

    “我们好像有些麻烦了!”白泽突然把鬼车拉住,身子一侧就挡在了他前面。

    他们对面,不知何时站了四五个二十出头的青年,正不怀好意的打量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?被混混盯上了?”鬼车好气又好笑,“毕方,给你两分钟,请他们离开。”

    他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,现在自己又不能动手,只好让毕方过过瘾了。

    “好像我一个人有些困难。”毕方回头苦笑,“那几个人我认识,中间那个人叫白泣。”

    白泣左手夹着两枚硬币,五指灵活的翻腾着,那两枚硬币就像长在了他手上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四个人,唉,真有些麻烦了。”毕方颇有些无奈,“我们六人都在,无伤状态或许能和他们一较高下,现在…”

    “大庭广众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杀人吧。”螭吻扶着自己受伤的胳膊,“只是皮肉伤在所难免了。看他们的样子,好像一路都在跟踪我们。”

    白泣手里翻腾的硬币终于腾空,在空中翻转过后被他一手握住,他举起那只手,伸向毕方四人,微笑道:“正面?还是背面?”

    毕方额头冷汗涔涔,今天真是倒霉。白泣可是有凤来仪小一辈中出了名的心狠,而且是从炼凤楼出来的。本事还不小,他们怎么偏偏就遇到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 有人拍了拍毕方的肩膀,毕方激灵灵打了个寒噤,他一直只顾着注意眼前,要是身后在被人包围…

    回过头才发现是李寒。

    李寒一脸笑容,和煦的看着白泣,对毕方说道:“你们先走吧,这周围除了对面这五个人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毕方神色复杂的看着李寒,白泽没好气道:“哼,红脸演完了演白脸!血月的人倒真有意思!”

    毕方拉着他,冲李寒说道:“白泽性子冲动,你别介意!这里就多靠你们两位了,我们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半拽着表情不忿的白泽,从李寒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白泣身边四人冷着脸大步追过来,龙观从一旁一步跨过来站在李寒身前。

    四人中二人不由分说就一左一右夹攻了过来,剩下那两人就要绕开龙观继续前进。龙观一声暴喝,左脚踏出抢在那二人之前破掉他二人联手之势,然后左手重拳逼退左边那人,右手重拳将右边两人全部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眼见最后一人就要脱离战团,龙观身子向左侧弹出,用肩膀硬接了左边第一人一记重拳,左手探出鹰爪一般抓住最边缘那人,然后带着那人一齐撤回,瞬间又站在了四人最中央。

    四人默契的同时收手,似乎都看出来龙观并不是轻易能打发的,转而看向一旁作壁上观的白泣。

    白泣眼看着毕方四人走远,又看龙观圆睁的虎目,清了清嗓子,朗声道:“在下白泣,在有凤来仪雏凤一辈中也算小有虚名,这位仁兄武艺不俗,倒是在下眼拙,麒麟阁何时出了兄台这样的英杰。”

    龙观没搭理他,只是随意掰着自己的手腕。

    李寒自始至终都只是深深低垂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,好像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无关一样。

    他无意把事情闹大,只要给毕方他们争取离开的时间就够了。

    四周已经松散的围了一个圈子,有好事的人在怂恿着说着些挑逗的话。

    白泣脸色阴沉了下来,口气也变得锋利不少:“兄弟莫不是瞧不起我,觉得在下不配和你说话?”

    龙观平平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然后转身走到李寒身后,轻拍了拍李寒肩膀,说道:“回去?”

    李寒没抬头,小声道:“啊,那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就要离开,白泣大声道:“二位就这样走了,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吧。还是说,麒麟阁小辈人物失去了那些大人物的庇护都成了怂包?”

    龙观停下了脚步,李寒愣了下,终于还是说道:“你,克制点。”

    龙观嘿嘿一笑,转身盯着白泣,晃了晃脖子,笑道:“你们五个一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白泣嘴角抽搐,左手猛的一挥,阴冷道:“别见血,废了他。”

    四个人沉默着同时向龙观袭来,半路散开四下一下子将龙观包在核心。

    四周嘈杂的各种声音钻进李寒脑子里。

    “那傻子,被人当挡箭牌都不知道,还一打四,武侠片看多了…”

    “看那个站着那个,像不像傻子似的。”

    “嗨,怂了,可能吓尿了…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好狠的手段…”

    李寒对所有声音都无视过滤掉,他甚至都没看过一眼龙观那边的战斗,他抬了一下头认了一个方向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站了半天,这样就走了不太好吧。”

    白泣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李寒眼前,语气不善。

    那边已经战成一团的龙观百忙之中向这边瞄了一眼。

    李寒抬起头偏着头看着白泣,说道:“我们没必要拼个你死我活的,这里不是战场。”

    白泣冷笑:“我倒是第一次见到麒麟阁的软蛋,也算是长了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李寒不说话了,嘴唇抿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呦呵,怎么好像不太服气?这样吧,我让你三招如何?”

    李寒额头皱了下,叹气道:“请你让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不呢?”

    白泣已经准备动手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一定会非常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突然他身后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声音,让他汗毛直立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离他非常近,近到他已经不敢有丝毫反抗的动作。

    李寒深深看着白泣,悠悠道:“你真的不该引起我的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句话没错。”有人拍了下白泣的肩膀,让他险些没控制住自己。

    和尚从他身边走过来,随意的看了眼龙观,龙观已经牢牢占据上风,四个人已经有两个被他重拳击退,剩下两人落在他手里全然没有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觉得一个人要是被李寒盯上真的是很要命的一件事…”

    “李寒?”白泣下意识喃喃,“李寒,你是麒麟阁血月李寒?”

    李寒又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白泣又看着龙观,这次脸色已经煞白,连语气都打颤:“那他一定是,被称为李寒影子的龙观了…”

    龙观听到了白泣的话,忍不住大声道:“这是谁给我起的外号,还李寒的影子,我呸…影子那个妖怪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他一下记起什么,干笑两声马上住口了。

    好险,这要是被影麟的人听到龙观在这儿说这些话传到影子耳朵里,她还不把自己剁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好像我们在有凤来仪也算小有名气了呢。”和尚笑嘻嘻的看着白泣,只是白泣眼里的他目光怎么都不太友善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可以走了?”李寒歪着头看他,他心情不太好,表现在脸上就是神色阴冷。血月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可他没想到现在竟然连有凤来仪的无名小卒都知道自己的身份了!

    白泣没把握留下李寒,更何况李寒身边还有和尚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李寒身子右倾,避开脑后的劲风,抬手打掉一人重拳,还未变招,这人已经变拳为掌一掌拍在李寒肩膀。

    李寒退了两步,这人挟得胜之威,快步冲来,左手握拳右手成爪。招式狠辣,李寒只挡住前三招后,又被击中,这次又跌撞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“哼!所谓血月,也不过尔尔!”这人站住,看着狼狈的李寒,脸色不屑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,一身黑,留着一头浓密的短发,双手环抱在胸口。

    李寒丝毫没有被击败的羞辱感,他只是默默的看了一眼这个人,然后拉住冲动的龙观,说道:“阁下好俊的功夫,请问尊姓?”

    这人晃了晃脖子,眼神瞬时变得犀利,说道:“我叫张楚,记住这个名字!”

    李寒看了看和尚,和尚在和另一个人对峙,那人背对着李寒,似乎感受到了李寒的注视,说道:“我叫杨震!”

    李寒摸了下鼻子,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杨震转了过来,把后背留给了和尚,看着李寒,说道:“郭临,是我师傅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